? 上一篇下一篇 ?

兒童睡前故事之美麗的青蛙公主

  古時候,有個國王,他有三個兒子。當他們長大成人了,國王把他們召集到一起,對他們說:“我心愛的兒子們,趁著我尚未年老,我想給你們娶親,想看到你們的孩子們,我的孫子們。”


  三個兒子一齊回答父親:“好的,爸爸。不過您想給我們娶誰呢?”


  “孩子們,這樣吧,你們各取一枝箭,到空曠的田野去把箭射出,箭落之處,就是你們的命運所在。”


  三個兒子向父親深深一鞠躬,各取一枝箭,來到空曠的田野,拉緊弓,射出了箭。


  大兒子的箭落到一個貴族的院子里。貴族的女兒拾起了這枝箭。二兒子的箭落到一個商人的院子里,商人的女兒撿起了這枝箭。


  而小兒子伊萬王子的箭卻騰空而起,不知飛到哪兒去了。于是他就走呀,走呀,來到了一個沼澤旁。看見那兒蹲著一只青蛙,正托著他的那枝箭。伊萬王子對它說:“青蛙,青蛙,請把箭還給我吧!”


  青蛙卻回答他:“娶我做妻子吧!”


  “你說什么呀!我怎么能娶一只青蛙做妻子呢?”


  “帶我走吧,要知道這是你命中注定的。”


  伊萬王子憂愁起來,可又沒有法子,他只好捧起青蛙帶回家去了。國王舉辦了三個婚禮:給大兒子娶了貴族的女兒,給二兒子娶了商人的女兒,卻給不幸的伊萬王子娶了一只青蛙。


  有一天,國王把三個兒子又叫到一起,對他們說:“我想看看,誰的妻子針線活兒做得最好。讓她們明天清早每人給我縫好一件襯衫。”


  三個兒子都向父親鞠了一躬,走了。


  伊萬王子回到家中坐下來,耷拉著腦袋。


  “伊萬王子,你干嗎耷拉著腦袋?為什么悶悶不樂?”


  “父親讓你明天清早前給他縫好一件襯衫。”


  青蛙答道:“別發愁,伊萬王子。還是睡覺去吧。一日之計在于晨嘛。”


  伊萬王子睡了。青蛙卻蹦到臺階上,脫下青蛙皮,變成了美麗的瓦西麗薩?普列穆德拉婭。她是那樣的美,就連童話里也沒聽說過。


  瓦西麗薩拍了一下巴掌,叫道:“奶娘們,保姆們,收拾吧,整裝吧!請在天亮前給我縫好一件衫襯,要像我在父親那兒看見的那件一模一樣。”


  早上,伊萬王子醒來,青蛙又在地板上蹦來蹦去,而襯衫已經放在桌子上,用一塊毛巾裹著。伊萬王子很高興,拿起襯衫就去父親那兒了。這時,國王正在接受大兒子和二兒子的禮物。大兒子打開襯衫,國王接過來說:“這件襯衫只能在黑茅屋里穿。” 二兒子打開了襯衫,國王說:“穿上這件襯衫只能去澡堂子嘍。”


  伊萬王子打開了鑲著金銀飾物和繡著各種精致花紋的襯衫。國王一看就叫道:“嘿,這件襯衫才是過節穿的呢。”


  兄弟三人各自回家了。兩個哥哥議論著:“看來,咱們取笑伊萬的老婆是不對的,她根本不是什么青蛙,好像是個妖精……”國王又叫來三個兒子:


  “明天天亮前,讓你們的妻子每人給我烤一個面包。我想知道,誰最會做飯。”


  伊萬王子耷拉著腦袋回到家中。


  青蛙問他:


  “你又為啥悶悶不樂呀?”


  他回答:


  “要在天亮前給國王烤好一個面包。”


  “別發愁。伊萬王子,最好還是睡覺去吧。一日之計在于晨嘛。”


  起初妯娌倆還譏笑青蛙,現在卻打發一個后宮的管事女仆去瞧瞧,看青蛙究竟是怎樣烤面包的。


  青蛙很機靈,這一著她早就料到了。她開始揉起面來。她把爐子從上面拆開一個洞,把整團發面直接倒進了洞里。后宮女仆趕緊跑回國王的兩個大兒媳那里,稟報了她所看見的一切。這兩個媳婦也學著青蛙的樣子做起來。


  這時,青蛙又蹦到臺階上,變成了瓦西麗薩。她拍了一下巴掌,說:


  “奶娘們,保姆們,收拾吧,整裝吧!請在天亮前給我烤好一個軟軟的大面包,要像我在父親那兒吃過的那種面包一樣。”


  伊萬王子清早醒來,桌上已放好一個面包,上面有幾座帶有城門的城堡,四周飾著各種精巧別致的花樣,兩側是用刻花模子刻出的花紋。


  伊萬王子高興極了,他用毛巾把面包裹好,送到父親那里。這時,國王正在接受兩個大兒子的面包。他倆的妻子按后宮老女仆說的那樣做了,把發好的面團扔到爐子里,結果都烤糊了。國王接過大兒子的面包,看了一下,就讓人拿到下房去了。接過二兒子的面包,也同樣送到下房去了。


  而當伊萬王子把面包呈上時,國王卻說:


  “這才是過節時吃的面包哩。”


  國王下令要三個兒子明天帶著妻子一起到他這里參加宴會。


  伊萬王子又垂頭喪氣地回到家中,腦袋都快耷拉到肩膀下面了。青蛙在地板上蹦著:


  “呱,呱,伊萬王子呀,為啥又發愁?是不是又聽到父親說了不愉快的話呀?”


  “青蛙呀,青蛙,我怎能不發愁!父親要我明天帶你去參加宴會,我怎能讓你見人呀?”


  青蛙答道:


  “別發愁,伊萬王子,你一個人先去赴宴,我隨后就來。當你聽到敲打聲和雷鳴聲時,別害怕。人們問你,你就說:‘這是我的小青蛙乘馬車來了’。”


  于是,伊萬王子一個人先走了。兩個哥哥帶著妻子早已到達。她們穿著妖艷,裝飾華麗,涂脂抹粉,黑發閃亮。她們在臺階上亭亭玉立,取笑著伊萬王子:


  “你怎么沒把老婆帶來呀?哪怕把她裹在小手絹里帶來也好呀。這樣的美人兒你是在哪兒找來的呢?大概找遍了所有的沼澤吧。”


  國王和三個兒子、兩個兒媳婦以及所有的客人都一齊入席了。桌子是柞木做的,臺布上繡著美麗的花紋。突然,響聲四起,雷聲大作,整座宮殿都搖晃起來。客人們都嚇呆了,從坐位上跳起來。這時伊萬王子卻說:


  “尊敬的客人們,別害怕!這是我的小青蛙乘馬車來了。”[


  一輛六匹白馬拉著的金色轎車飛馳而來,停在臺階前。從里面走出瓦西麗薩?普列穆德拉婭:她身穿藍色連衣裙,衣上繁星閃爍,頭頂上一輪明月懸耀,她是那樣的美麗,想象不出,猜測不到,只有童話中才講到。她挽起伊萬王子的手。走到柞木桌旁,停在花紋美麗的桌布邊。


  客人們開始吃喝起來,十分快樂。瓦西麗薩喝了一口酒,把剩下的都倒入自己左手的衣袖里。她又吃了一些天鵝肉,把骨頭扔到右手的衣袖里。


  兩個大王子的妻子看見了她的這一舉動,也學著她的樣子做了。


  大家都酒醉飯飽,該輪到跳舞了。瓦西麗薩拉過伊萬王子跳起來。她跳呀,跳呀,轉呀,轉呀——簡直跳得太好了。她揮動了一下左邊的衣袖,突然出現一個湖泊。她又揮動一下右邊的衣袖,湖上游來一群白天鵝。國王和客人們大為驚訝。


  兩個大兒媳也開始跳起來,她們也揮動了一下衣袖,酒濺了客人一身;再揮動另一只衣袖,骨頭四面飛去。有一塊骨頭正好落到國王的眼睛里。國王大怒,趕走了兩個大兒媳。


  這時,伊萬王子卻悄悄離去,跑回家中,在家里找到了青蛙皮,把它扔到爐子里,燒掉了。


  瓦西麗薩回到家里,立刻尋找起來——但青蛙皮沒有了。她在凳子上坐下,又痛苦,又懊喪,對伊萬王子說道:


  “唉,伊萬王子呀,你都做了些什么呀?只要你再等待我三天,我就永遠屬于你的了。可現在,只好永別了。你到那遙遠、遙遠的地方,在那極遠的國度里,到那個長生不老的兇老頭別斯梅爾內伊那里去找我吧……”


  瓦西麗薩變我了一只灰色布谷鳥,從窗戶飛走了。尹萬王子傷心地哭呀,哭呀,朝四方拜了拜,往前走去——找妻子瓦西麗薩?普列穆德拉婭去了。


  他走了也不知有多遠,走了也不知有多長,靴子磨破了,長衫穿爛了,雨水從破帽子里流出來。這時,迎面走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頭。


  “你好,善良的小伙子!你找什么呀?上哪兒去呀?”


  伊萬王子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訴了老人。老人對他說:


  “唉,伊萬王子呀,你干嗎把青蛙皮燒掉呢?不是你給她穿上的,就不該由你給她脫下啊。瓦西麗薩?普列穆德拉婭生來比她父親機靈、聰慧,因此,她的父親妒恨她,讓她變三年青蛙。這下可好,沒轍了。現在,我給你一個線團:它滾到哪兒,你就勇敢地跟著它到哪兒。”


  伊萬王子謝過老人,跟著線團走去。線團不停地滾著,他在后面緊緊跟著。在一片開闊地上碰見一只熊,伊萬王子拔箭瞄準,想打死這只野獸。可是這時熊卻用人話對他說:


  “伊萬王子,別打死我,說不定什么時候我對你會有用的。”


  伊萬王子憐憫起熊來,沒有射死它。又繼續往前走。一看,在他頭頂上飛過一只野鴨。他瞄準了,這時野鴨也用人話對他說:“伊萬王子,別打死我吧!我將來對你會有用的。”


  他也憐憫野鴨,沒有打死它。他再繼續往前走,突然跑過一只兔子,伊萬王子又想射死這只兔子,兔子也用人話對他說:


  “伊萬王子,別打死我吧!我對你會有用的。”


  他可憐兔子,繼續走了。他來到藍色的海邊,看見岸邊沙子上躺著一只狗魚。狗魚呼吸困難,對他說:


  “啊,伊萬王子,可憐可憐我!請把我扔到藍色的大海里去吧!”


  他把狗魚扔到藍色的大海里,又繼續沿著海邊走。也不知走了多久,線團滾到一片森林旁,那里有一幢小房子,用雞腿支撐著,在不停地打轉轉。


  王子喊道:


  “小屋,小屋,請停住!照原樣站住,像你母親從前把你擺著的那樣:


  背靠樹林,臉對著我。”


  小屋轉向他,背靠樹林,停住了。伊萬王子走進去,他看見在爐臺的第九塊磚上躺著一個模樣可怕的女妖:長著一條瘦骨嶙峋的長腿,有顆牙齒搭到隔板上,鼻子卻伸進了天花板。


  “善良的年輕人,為何大駕光臨?”女妖問道,“是有事要辦呢?還是有事要躲避呢?”


  伊萬卻回答她道:


  “喂,老家伙,你最好還是先給我弄點吃的喝的,讓我好好洗個蒸汽浴,然后再問吧!”


  女妖讓他洗了個蒸汽浴,給他吃飽喝足了,讓他躺在床上休息。伊萬王子這時才告訴她,他是來找妻子瓦西麗薩?普列穆德拉婭的。


  “啊,我知道,知道。”女妖對他說,“你妻子如今在兇老頭卡謝?別斯梅爾內那里。要救她出來可難啊。卡謝不好對付,他的命根是系在一顆針尖上的,那顆針藏在一個鴨蛋里,蛋在一只母鴨肚子里,母鴨又呆在一只兔子的肚里,那只兔子卻蹲在一個大石頭箱子里,而石頭箱子擱在高高的橡樹上。惡魔卡謝保護著這個箱子就像保護他自己的眼睛一樣。”


  伊萬王子在女妖家里住了一宿。早上女妖朝那長著一棵高大橡樹的地方指了指。伊萬王子又不知走了多久,終于到了那里。一看,高大的橡樹巍然聳立,樹葉嘩嘩作響。果然,在樹頂上有一個大石頭箱子,要取下它來可真是太難啦。


  突然,也不知從哪兒跑來一只熊,他把橡樹連根拔起,箱子掉了下來,摔碎了。從箱子里蹦出一只兔子,拼命逃跑。這時,在它后面卻有另一只兔子緊追不放,追上了它,把它撕得粉碎。從兔子肚中飛出一只母鴨,騰空而起,飛向天空。再一看,有一只野鴨猛然朝它撲去,剛撞了它一下,蛋就從母鴨肚中掉了出來,掉進了藍色的大海…… 伊萬王子傷心地流起淚來,大海茫茫,哪兒去找這個蛋呀!……突然,向岸邊游來一只狗魚,它的嘴里叼著一個蛋,伊萬王子立刻打碎蛋殼,取出針,并開始掰這顆針。就在他掰針尖的當兒,卡謝卻在顫抖、掙扎、亂滾。


  但是不管他怎樣掙扎折騰,針尖終于被伊萬王子掰斷了。卡謝死了。


  伊萬王子朝卡謝的白石頭房子跑去。瓦西麗薩迎面向他跑來,甜蜜地親吻了他的嘴唇。伊萬王子和瓦西麗薩一同回到自己的家中,他們長久地過著幸福的生活,一直白頭到老。